• <s id="eqowe"></s>
    • 歡迎來到三門峽市第一高級中學!您是第

      位訪客。

    三門峽市第一高級中學

    校友群英

    首頁 > 校友群英

    一高教師王媛媛 到厄瓜多爾教漢語

    來源:三門峽市第一高級中學時間:2017-09-13 瀏覽:
      我校英語教師王媛媛,作為三門峽市唯一的對外漢語教師,受國家漢辦委派,遠赴厄瓜多爾任教。7月25日,《三門峽日報·西部晨風》以半版的篇幅講述了她的故事?,F鏈接原文如下,以饗讀者。
      到厄瓜多爾教漢語
      傾訴人:王媛媛
      采訪人:本報記者 王旭國
      7月13日也許是2013年對我最重要的一個日子了。這一天我離開家,踏上了一條很多人不能理解的路——作為三門峽市唯一的對外漢語教師到厄瓜多爾孔子學院去任教。心中既期待又忐忑。
      小城教師空中見聞
      從洛陽坐飛機到厄瓜多爾的首都基多大概40個小時。說到坐飛機就不得不提到空姐。在中國,航班上都是二十幾歲的姑娘,荷蘭的“空姐”卻基本都是老帥哥和年長婦女。雖然明顯能看到他們臉上的皺紋,但是也看得到骨子里透出來的優雅。他們會看著你的眼睛問你想要點什么,不一定微笑卻很真誠,他們會在乘客提出要求后說“稍等”,然后拿來你要的東西。有時候一趟走過去很多乘客都提出不同要求,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記住的。有一位空姐在服務到帶小孩的乘客時總是先跟孩子做鬼臉,然后再問孩子的爸爸媽媽需要什么,看起來很有意思。
      飛機在厄瓜多爾降落時,我被一位機組的老帥哥叫住。他拿出一張紙給我,上面是分別用英語、西班牙語和漢語寫的一個通知,讓我來念中文的部分。我當時剛睡醒,暈暈乎乎,加上一路上也沒有機會說中文,還真是有點緊張。好在沒有出錯,順利念完,最后不忘說聲“謝謝”。旁邊另一位機組的老帥哥很吃驚地說:“干得不錯?!惫烙嬎次遗铑^垢面、一臉沒睡醒的樣子,沒想到竟然還有點專業水平。就這樣給漫長的飛行畫上一個有趣的句號,走出飛機,不知道迎接我的還有什么……
      有趣的時差和生物鐘
      到了厄瓜多爾,一到下午我就哈欠連天,隨便坐在哪兒都能睡著,一到凌晨三四點又清醒得不得了,肚子咕咕叫,總想吃點東西。因為中國和南美有13個小時的時差,這里的下午是中國的凌晨,正睡覺的時候,這里的凌晨又是中國的下午和晚飯時間。我的人漂洋過海,生物鐘還落在三門峽。這樣想感覺很溫暖,一個人身上有多少家的烙印你也許從來都不知道,因為你很幸福地從沒離開過……
      說到時差,讓我想起我那將近40個小時的一天,7月14日凌晨從北京出發,當地時間14日下午到達厄瓜多爾,聽起來只有十幾個小時,其實不然。飛機像是諾亞方舟,載著人們追逐著逝去的時間,于是本是中午,在阿姆斯特丹變成了清晨;本是深夜,在南美,太陽還遠遠沒有落下的意思。24小時的一天就這樣被延長,仿佛生命又多出來十幾個小時,倍感受寵若驚。
      基多的一面之緣
      厄瓜多爾首都基多就像一個披著面紗的公主,多一點了解,就多一點喜歡,最后被她深深地吸引。
      最喜歡基多的自然風景,藍色的天空映著一座座大山,隨便看哪個方向都像畫兒一樣充滿無限魅力。一位中國朋友說,在這里拍照不需要取景,隨便拍都是美景。
      這里的高樓大廈不多,但每一座建筑都各有特色,貌似雜亂無章,卻讓你看了還想看,每一個角落都有驚喜。大街上看到的人并不像我想象的一眼望去黑溜溜,這里的人種很多,白人、黑人不少,棕色的拉美人居多,當然還有亞洲人,像是大雜燴,同樣是人,長得什么樣都有,只是看著就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很神奇。
      當地一個朋友Favio說,基多早上很冷,中午很熱,午后也許會下雨,然后是小冰雹,晚上又很冷,一天經歷四個季節不足為奇?,F在是旱季,所以我沒能看到下雨,但是溫差大確實深有體會:中午穿多薄都不冷,晚上穿羽絨服也不熱,有點像我們中國的“二八月亂穿衣”,不過基多的每一天都是這樣。
      安頓在波多維耶霍
      從基多出發,大概折騰了4個多小時,我們到了要上班的城市——一個名字叫波多維耶霍的省會城市。
      下了飛機到住的地方,一路上可以用荒無人煙來形容,大概就像我們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,要經過很多無人居住的地方。只不過勤勞的中國人開墾的痕跡遍地都是,而這里是純粹的荒地,到處是長滿了樹的山頭和在樹上盤旋著的許多小鳥。當地接待我們的助理介紹說,這是厄瓜多爾某個省的首府,但是等我們到達目的地以后才發現,這要是在中國就是一個小鄉鎮。低矮的房子,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,和并不寬闊且坑坑洼洼的道路。這里的人看上去很悠閑。
      出租車拐了幾次以后,我們進了一個院子,看起來像是個小區,只是沒有單元樓,院子里都是肩并肩的復式二層小樓,各家門前有一小片草坪和休閑區域。小區內大概有三四排這樣的房子,一排一排之間距離挺遠,中間留著花壇和花壇兩邊的車道。我和兩個大學生志愿者就住在這樣一棟房子里。
      想法簡單的南美人
      從超市回來,助理葉德瑪放下手中的東西,說:“你們的東西都在這里了,再見!”擁抱了一下,然后坐車揚長而去。歸置東西的時候才發現,被我一路“搶救”的葉得瑪要榨果汁用的果子還是沒能跟她回家。在超市收銀臺的時候因為要幫我們的忙,她就差點丟了自己的果子,被我撿了回來;上出租車的時候她又忘記了,我從購物車拿出來塞進她手里;誰知道她把自己的果子連著我們的東西一起放下又走了。這是有多不操心,還是想法簡單到只能記住一件事……
      這讓我想起另一個助理娜塔莎接機的那天。我們三個人,還有一大堆行李,可是她去接我們只帶了一輛小汽車,下車才發現,這么多人和行李用一輛車根本不行。候在旁邊的出租車司機們早就等著這一刻了,一個個過來讓她選自己的車,可是她皺著眉頭走來走去不知道該怎么辦,我猜她是擔心機場出租車的安全問題。我實在看不下去了,就問她:“你帶的司機可靠嗎?”她說可靠。我說你的司機帶兩個姑娘先走,你跟著我坐出租車。她想了想,說“OK”,然后和我一起坐出租車去了。想想這些我就想笑,我這個平時不操心、生活能力也不強的人,來到這里絕對是找自信來了。
      厄瓜多爾人的時間觀念很弱,學生上課遲到是家常便飯,晚半小時也跟沒事兒人一樣;要是在中國,家長都不知道叫多少回了。
      也許正是因為他們是這樣簡單又悠閑的人,所以才會在我問路而對方又不知道怎么走的情況下,四處跑著找人幫我打聽??鬃訉W院院長約我四點半見面,我人生地不熟,四點二十五了還沒找到地方。隨便問了一個人,他也不知道。他先打電話問了一通還是不知道,又跑來跑去幫我問路上的人,一會兒跑得更遠了,我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干脆就在原地站著。過了好一會兒,他回來了,說帶我過去,結果花了一分鐘就走進了我旁邊的辦公樓。因為等人幫我問路,我晚了幾分鐘,不過沒什么關系,因為這個古巴籍院長一個半小時后才出現。
      語言不通不影響交流
      助理叫來送我到另一個地方去的是一位大嬸。一個小時的車程中,她一言我一語,她說西班牙語,我說英語,我指著車窗外驚嘆“好美呀!”她會解釋一串有關的東西,我點點頭說“就是這樣的”。然后我再發表一通看法,她笑著點點頭說“yes,yes”。陽光明媚,汽車飛馳。下車擁抱說再見,大嬸抱著我在背上拍了又拍,大嬸有些胖,抱著很溫暖……
      從超市出來,坐上一輛出租車司機,說了我們要去的小區名字,司機說了一句什么,另一位志愿者說司機不知道那個小區在哪里。這什么業務水平,可是車子早就跑起來了。出租車司機拉著我們滿城跑,看見路口隨便轉彎。這要是在國內,司機要么不載你,要么一個電話就搞定去哪兒,可是這老先生一點兒也沒找人問問的意思。我們嘗試著跟他說我們的住處周圍有些什么,最后也是徒勞,他老人家一直搖頭,然后是憨厚地笑。后來我們干脆放棄,都看著車窗外,這才發現,原來除了我們住的地方,這座小城還有很多不錯的地方。
      終于到我們住的小區了,停車之后,我一邊比劃一邊用英語問他可不可以等我們放下東西以后,再把我們送到可以吃到當地特色美食的餐廳。他聽不懂,不過他點點頭,然后他真的帶我們到了一家餐廳。我給他看看我手機上的時間,一點,然后伸出兩個手指做到這里來的手勢,他看懂了。等我們吃完飯走出餐廳,他已經來了。這次不用說他就知道去哪里,很快就把我們送回了小區。
      人和人之間交流,語言有多重要,我說不清楚,但是我知道人的四肢一樣可以傳遞語言,人的眼睛一樣可以讀懂信息,眼睛里的真誠、笑容里的友善一樣可以傳遞你的意思。當你企圖用語言表達一切的時候,也許你已經錯過了很多美麗的風景……
      記者手記:
      故事的講述者王媛媛是三門峽市一高教師,她于2012年6月赴上海參加國家漢辦外派漢語教師選拔考試,進行了漢語專業知識、英語交流能力、各類文化素養、綜合才藝展示、心理測試等環節的全面考試,以優異成績獲得國際漢語教師資格,今年7月遠赴南美洲厄瓜多爾孔子學院任教。出發前,王媛媛在三門峽專程拜訪了國畫、書法名家,民間剪紙藝人,還了解了中醫針灸、推拿,以及豫劇、蒲劇等地方劇種,力爭把包括仰韶文化在內的中國文化傳播到更遠的地方去。
      她的故事里,沒有初到他鄉的陌生與艱難,沒有遠離親人的孤獨與思念,只有對生活發自內心的熱愛和積極應對一切的自信與堅強。相信充滿陽光的她,一定會把中華文化以最美好的方式撒播到大洋彼岸,讓人們記住一個美麗的名字——中國,和誕生萬里黃河第一壩的地方——三門峽。
    美女免费视频看网站,第一福利在线永久网站,AV无码AV在线A∨天堂